詩歌創作也需承續傳統

2019-07-12 17:25 首頁 > 產業 > 文化軟實力 > 來源:中國文化報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文藝,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精神。新詩百年,寫下了時代變遷、寫出了人情冷暖。但在網絡時代,詩歌被稀釋、泛化,導致對現實、自我的過濾、提升功能減弱了。很多詩人、學者認為,個體只有在與他者的對照中才能存在、才有價值,自我經驗離不開時代經驗。詩人在凝視當下的同時,也要將文化傳統化入時代,才能寫出富于文化主體性與傳承性的文本。

作者:黨云峰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文藝,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精神。新詩百年,寫下了時代變遷、寫出了人情冷暖。但在網絡時代,詩歌被稀釋、泛化,導致對現實、自我的過濾、提升功能減弱了。很多詩人、學者認為,個體只有在與他者的對照中才能存在、才有價值,自我經驗離不開時代經驗。詩人在凝視當下的同時,也要將文化傳統化入時代,才能寫出富于文化主體性與傳承性的文本。

擦亮漢語之美的探索

語言不僅是交流的工具,更是民族文化積累的表意系統,沉淀了世代的文化記憶。學者楊湯琛說,經過口語化改造、白話文引入、歐化影響等雜合而成的現代白話成為詩人的主要語言質料,語言的現代性追求成為主要方向,新詩寫作彌漫著歐化、晦澀的語言氣氛,漢語的節制與優美難覓其蹤。如何重新擦亮漢語之美,成為很多詩人的自覺追求。

上世紀30年代,戴望舒、廢名、朱英誕的吟哦既有晚唐詩歌的深情綿邈,又有宋詩的平易風趣,自覺或不自覺地讓傳統在心靈世界中激起更深的回響;上世紀40年代,艾青、穆旦、馮至等一面學習西方詩歌,一面在自己身上恢復“杜甫傳統”,自如地把握時代,把詩性的自我有效地置入歷史前進、社會發展的洪流;改革開放后,舒婷的抒情詩中有宋詞的影響,顧城的童話離不開唐代絕句的滋養;洛夫、余光中等在中與西、古典與現代的相互激發中找到了建構各自詩學世界的可能……學者程繼龍表示,一個世紀以來,在詩歌的苑囿里,人們總是糾結于要“新”還是要“舊”,其實“詩”更重要。

詩歌是一個民族、一個時代最靈敏的觸須。詩人鄭小瓊在組詩《玫瑰莊園》中以獨創的二十四行詩體完成了對家族歷史的追憶和重塑,盡管體式、敘事等方面吸收了西方詩歌的傳統,但是意象、感覺、氣韻是中國化的。詩人王單單立足云南,把個人的成長經驗上升到對青年一代生命歷程的書寫,打動了無數讀者,例如他在《鎮雄詩篇》中寫下:“幾年前,我在安爾村教書/習慣于清晨/要看遠處的山脊/根據那些光斑/判斷學生到我的距離/很多時候,我會/因此而備受感動!背汤^龍認為,詩歌情感多從日常生活的瞬間得來,卻接通了內心深埋的激情,很好地融通了現實與內心、自我與大眾,這使人想起艾青深情歌頌土地的聲音。

從時代境遇中抽象出時代精神

魯迅先生在《集外集拾遺·今春的兩種感想》中說:“我們常將眼光收得極近,只在自身,或者放得極遠,到北極,或到天外,而這兩者之間的一圈可是絕不注意的!睂W者張永峰認為,這種批評對當今個人化的詩歌寫作同樣有效。個人化寫作范式中,個人與世界的關系是缺乏歷史和社會作為中介的,但詩歌寫作離不開對某一時代人們實際生存條件的了解與叩問。

“如果一個詩人既把握了某一時代的特征,又對時代共性和延續性的問題有所涉及,那他一定會成為一個好詩人。這就要求當代詩人既要深入了解時代生存境遇,又要從中抽象出時代精神。當然,最終要回到個體的生命上來。一個對個體生命沒有深切感知的人,不可能感知外在紛繁的世界及其所置身的翻騰的時代,從而也就寫不出時代的詩篇。詩人必須走向生命的深處,這也是走向時代的內心!睂W者趙目珍說。

如何在快馬加鞭的現代化進程內部有效承續傳統文化,如何在世界性的合唱中加入中華民族清晰的聲音?楊湯琛說,新詩百年,自胡適的兩只蝴蝶振動翅膀,中國新詩便從古典掙脫出來,朝西方現代性奮力追逐,西方的文學傳統及其詩學理念成為不言自明的價值依據,導致新詩一度淪為他者拙劣的回音。但也要看到,從新月派對古典意境的轉化、卞之琳對傳統詩學的接通,到新時代詩人的接續努力,這些沉靜而執著的詩學實踐昭示了古典傳統綿延不絕的生命力。

把新經驗寫進新詩

“越是古老的、經典的命題,越需要在新的話語模式中被擦洗、重塑,進而一遍又一遍地重新孕育并降生,這正是詩歌的天職和根本價值所在。如果詩歌不能以新的方式回應和表達這一切,并由此拓寬現代漢語的表現空間,那無疑是一種失職!睂W者李壯說,詩歌并非簡單的、現實生活邏輯上的詞語收納,而是如何讓現實話語中早已熟悉的詞語在詩歌語境中生根發芽、煥發光彩,并有效地進入審美意義層面。

新的詞匯背后是新的書寫對象、新的經驗基點。李壯追問:“詩人曾熟稔于歌頌麥子,但如何去寫一塊櫥窗里的面包?詩人曾慨嘆滔滔江河之水,那么能否對著噴泉寫出名篇?有關月亮曾經有過那么多名篇佳作,那么有沒有一首詩能使都市的霓虹或路邊的街燈直擊個體的心靈?這些人們早已習以為常的事物,是否已真正進入詩歌的審美記憶譜系?”美國詩人路易斯·辛普森曾說:“美國詩歌需要一個強大的胃,可以消化橡皮、煤、鈾和月亮!睂χ袊敶姼鑱碚f,這樣的“胃”同樣重要。

“拉金、帕斯、米沃什、阿多尼斯、沃爾科特、辛波斯卡等外國詩人的作品滋養了很多中國詩人,并且提供了反思自身的視角。雖然我們比以前更熱情地提倡中國傳統,但在強化主體性、增強主體意識的前提下,還應當繼續與西方對話、向西方學習!背汤^龍說。

很多詩人不僅遣詞造句趨向文言文的雅致,還在詩句的編織中大量征引古典詩詞的語匯,例如陳先發在《前世》中寫的“這一夜明月低于屋檐/碧溪潮生兩岸”,構筑了古典詩文系統與客觀自然相呼應的豐富語境。楊湯琛認為,漢語中的傳統之美仍需要詩人對之進行持續的激活與轉化,漢語不僅要能表述外在的世界,還要能切入幽微曲折的深處道出時代的秘密。承續傳統不僅是對其過去性的領悟,更要理解傳統的現存性,從當下的虛空處創造性地汲取傳統的強勁動力。(黨云峰)

更多精彩資訊,歡迎關注中國文化交流網 www.lwzvhw.live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中國文化交流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新時代生態文明研究中心成立
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新時代生態文明研究中心成立

2019第三屆生態文明建設與“兩山”理論高峰論壇暨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新時代生態文明研究中心成立大會7月11日在京召開。

2019世界機器人大賽總決賽來了!
2019世界機器人大賽總決賽來了!

今年的暑期已悄然臨近,伴隨而來的將是全球頂級機器人界“奧林匹克運動會”——2019世界機器人大賽總決賽。這場賽事由“競技賽事+高端論壇+特色活動”三大內容組成,將于7月25日-28日在河北保定為公眾奉上巔峰的科技對決。

我眼中的china·敦煌
我眼中的china·敦煌

我眼中的china·敦煌

我眼中的china·渭南
我眼中的china·渭南

我眼中的china·渭南

我眼中的China·西藏
我眼中的China·西藏

我眼中的China·西藏

我眼中的China·陜西
我眼中的China·陜西

我眼中的China·陜西

体彩胜平负任选9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