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真的需要一座公共衛生中心

2020-02-04 17:30 首頁 > 文博 > 新聞快訊 > 來源:今西安
2月3日,位于高陵東南的西安市公共衛生中心項目全面開工。 春日陽光下,300多臺大型機械800多名工人緊張作業。按照計劃,8天后這里出現一座500張床位的臨時救助醫院,預計2月中旬投入使用。

2月3日,位于高陵東南的西安市公共衛生中心項目全面開工。

春日陽光下,300多臺大型機械800多名工人緊張作業。按照計劃,8天后這里出現一座500張床位的臨時救助醫院,預計2月中旬投入使用。

ͼƬ21.png

▲已經開始建設的項目現場

隨后,這個臨時救助醫院將逐漸變身為至少1000張病床、包括高標準的市疾控中心在內的大型三甲綜合性服務醫院。

最終成為占地500畝,政府投資總額15—20億元,配套建設城市綠地和公園,以“4A”標準,以綠色為主題的生態小鎮。

小鎮的名字叫“西安市公共衛生中心”。

ͼƬ20.png ▲西安市公共衛生中心項目總施工進度計劃說明

01

公共衛生對國人來說還是一個相對較新的概念。

泛指關系到一國或一個地區人民大眾健康的公共事業。具體包括對重大疾病尤其是傳染病的預防、監控和治療;對食品、藥品、公共環境衛生的監督管制,以及相關的衛生宣傳、健康教育、免疫接種等。

比如對此次新型冠狀病毒的控制預防治療就屬于典型的公共衛生范疇。

ͼƬ19.png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地圖

應該指出的是,公共衛生與普通醫療服務是有區別的。比如美國城鄉衛生行政人員委員會對公共衛生如此定義:

公共衛生是通過評價、政策發展和保障措施來預防疾病、延長人壽命和促進人的身心健康的一門科學和藝術。

在現代社會,便捷的交通使不同城市中的人群密切聯系,同時也為病菌傳播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方便。位于交通節點上的大城市客觀上扮演了大規模擴散傳播節點的作用。

但另一方面,城市不但是現代社會生產、生活的載體,也是公共衛生服務的誕生之地。為了應對人口密集所帶來的傳染病,城市中誕生了公共衛生這一近代科學領域。而近現代醫學研究與進步、疾病治療更離不開城市的支撐。

ͼƬ18.png

因此,公共衛生被認為是一個國家或地區群體健康的基本保障,直接關系到每個人的身體健康和生命安全,也是社會進步和人的全面發展的重要標志。提供公共服務是現代政府的一項基本職能。

在英國,對公共衛生的重視和相應服務的出現,甚至直接催生了以城市基礎設施建設和建筑物管控為代表的近代城市規劃。

問題的關鍵是如何才能提供高質量的公共衛生服務,因此城市公共衛生中心應運而生。

實際上包括上海、青島、成都、長沙、貴陽等在內,國內大多副省級城市甚至包括濟寧這樣的中型城市,都建有“公共衛生中心”。

ͼƬ17.png

▲青島市公共衛生中心

比如成都市公共衛生臨床治療中心占地122畝,目前正在進行二期改造,希望把病床從270張增加到370張,收治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病床總數達到420張;

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占地33.3公頃(1公頃15畝),是上海市政府投資建成的集臨床醫療、教學、科研及應對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于一體的重大工程,號稱2004年市政府一號工程,是該市加強公共衛生體系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早于2004年11月(非典后)落成啟用。

ͼƬ16.png

▲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外景

西安作為西北重鎮、國家中心城市,盡管以前相關職能和資源分散在市胸科醫院、市中心醫院糖坊街院區等地,但是屬于自己真正意義上的公共衛生中心卻一直缺席。

02

此次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突然來襲,情勢洶洶,有人又說起了“多難興邦”,截至2月3日10點,陜西已經累計確診病例128例,其中西安55例。

ͼƬ15.png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陜西地圖

多難興邦,語出《左傳》。意思是多災多難,能激起克服困難的決心,因而轉使國勢興盛起來。

在我看來,多難興邦絕不僅僅是堅信“否極泰來”或者宣示奮起決心,誰也不愿意多難,而且多難未必一定會興邦。面對災難能不能奮起,完全靠我們自己不怨天尤人埋頭苦干。

ͼƬ14.png

同時,更應該以積極態度汲取教訓,反思改進,亡羊補牢,少喊口號多干事,吃一塹長一智,下大力氣扎扎實實改進我們的工作,有針對性地改善城市治理水平,有效提高城市應急處置能力。

比如因非典爆發,中國建立了涵蓋管理、資源、行動3個維度且覆蓋全國的衛生應急體系,同時建立了公開透明的政府信息發布制度?陀^上帶來了國家治理的進步,西安正在這樣做。

1月31日,市委市政府決定立即啟動西安市公共衛生中心的建設,在應對疫情的同時,進一步提高公共衛生突發事件應急能力。想在前面、做在前面,提前做好極端情況下的應急預案,為下一步疫情防控工作做準備,堅定聯防聯控、群防群控的舉措,堅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

ͼƬ13.png

同日,西安市疾控中心副主任、主任醫師陳志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也表示:西安很有必要建設一座高標準的公共衛生中心。

為什么?

陳志軍說,對西安而言,目前擁有較為豐富的醫療資源,如果合理調配使用,可以支撐現階段需求。但絕不可以掉以輕心,需要提前著手準備。西安是一個大城市,很有必要建設一座高標準的公共衛生中心,以便更好應對突發的公共醫療衛生事件。

清末狀元,中國近代實業家、政治家、教育家張謇在談及“實業救國”時說:“無的則備多而力分,無的則地廣而勢渙,無的則趨不一,無的則智不及,猶非計也!

ͼƬ12.png

意思是說,沒有一致目標,資源分散、步調不一致則干不成大事,達不成目的。

道理一樣。眾多城市為何要紛紛建設各自的“公共衛生中心”?

就是要集中所有優勢資源,并力一向千里殺將(孫子語),集中優勢兵力打殲滅戰,以最低成本取得最大效益。

公共衛生服務追求成本低、效果好,但因其投資大、回報周期較長,因此在世界各國都是政府主導,并對各級政府在公共衛生中的責任都有明確的規定和限制,以利于更好發揮作用,并有利于監督和評估。

在這個意義上,此次西安決定建設“公共衛生中心”,正是主動承擔政府責任,健全城市功能,滿足市民公共衛生需求,全力保障千萬級人口大城市現代公共衛生服務,推動健康西安建設的積極舉措。

03

為什么選址高陵?

高陵自古號稱“關中白菜心”,位置適中,左右逢源。其地處關中平原,涇河、渭河兩岸。東至臨潼13里,西至涇陽21里,南至長安23里,北至三原14里,東北至三原、臨潼11里,東南至臨潼、長安28里,西南至咸陽、長安33里,西北至三原20里。距西安鐘樓20公里,距西安新行政中心一河之隔僅7公里。

ͼƬ11.png

此外高陵交通便利:

西銅高速、西禹高速兩條高速公路穿境而過;西安至延安、西安至侯馬鐵路橫貫南北,涇河火車站位于其中;距西安咸陽國際機場僅17公里;210國道、310省道穿境而過。

地理位置優越,交通四通八達。顯然,高陵這個“白菜心”不是白叫的。

此前網上聲稱,西安要在高陵建設“小湯山醫院”,顯然是誤解,“公共衛生中心”絕不僅僅是類似非典“小湯山醫院”那樣用完就拆的臨時應急設施,而是按照平戰結合、長遠規劃原則建設的大型三甲綜合醫院。

一座“城市公共衛生中心”應該是什么樣?以上海市公共衛生中心為例。

ͼƬ10.png

該中心配置了先進的醫療儀器及科研設備等一系列高精尖醫療儀器及上海數字化手術室。設置有ICU病區、壓差病房、數字化信息管理系統(HIS)、醫學圖像存儲與傳輸系統(PACS)、遠程醫療和醫療示教系統,通過圖像傳輸實現專家會診、學術交流、教學培訓、家屬網上探視等多種功能。中心與全球主要公共衛生科研機構有多年廣泛合作。

“公共衛生中心”只收治傳染病患者嗎?非也。

比如成都市公共衛生中心,就設有急診、傳染、結核、內科、外科(包括肝膽、胸科、腹腔鏡等)、兒科、婦產科、皮膚性病、口腔科、眼耳口鼻科等,與任何大型綜合醫院幾無差別。絕非一些人想象僅僅是個治療傳染病的?漆t院而已。

有人擔心“西安市公共衛生中心”設在高陵,會不會給當地人帶來負面影響?

這也是杞人憂天!

相比望文生義、風水相克、吃啥補啥的樸素(偽)病理觀念,我們顯然更應該相信科學!

畢竟非典不是靠燒香畫符戰勝的,而是靠科學嚴謹的流程、專業精細的防控治療戰勝的。

西安市胸科醫院始建于1953年,原來叫結核病院,設在長安區數十年,也沒見對當地結核病發病情況有任何影響;

西安市精神衛生中心1957年建立,地址在原來雁塔區王家莊、北池頭村(已拆遷)之間的雁引路旁,當地人都叫“精神病院”,幾十年也沒見對曲江鄉的居民有什么精神感染?

04

這次在高陵建“公共衛生中心”也一樣,不但不會對當地居民健康有什么影響,相反,必將極大促進高陵區公共衛生服務,使當地醫療衛生水平邁上一個大臺階。

畢竟,不是任何人想家門口有一所大型三甲綜合醫院,就能如愿以償的。

據“2018年西安市衛生健康事業發展統計簡報”相關數據,西安市公立醫院142個,民營醫院208個。其中三級甲等醫院僅有27個而已(其中不少還是近年升級而來)。

顯然,高陵人明白這一點。

僅用一天就完成丈量、評估、遷墳、清表、文勘等前期工作,提前一天半完成土地交付。同時配套的通訊、供電、供水等設備設施均已協調到位,并投入使用。

ͼƬ9.png

在更大的背景下,大眾健康已經被看成是一個國家和社會的最大財富。

公共衛生核心就是“健康促進”。政府能否低成本提供服務、提前預防、基層就診來投資健康,最終提高公民健康水平,已成為大國競爭力的核心指標之一。

這也是黨中央國務院此前提出“健康中國行動計劃”的深意所在。

面對這次新冠疫情,能不能因地制宜科學規劃,不斷建設和完善中國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處理系統,使之成為一個全方位、立體化、多層次和綜合性的應急管理網絡,是時代擺在中國人面前的一個重大課題。

正如2月3日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所指出的那樣:這次疫情是對我國治理體系和能力的一次大考,我們一定要總結經驗、吸取教訓。要針對這次疫情應對中暴露出來的短板和不足,健全國家應急管理體系,提高處理急難險重任務能力。

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西安建公共衛生中心,只是走出了第一步。

更多精彩資訊,歡迎關注中國文化交流網 www.lwzvhw.live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中國文化交流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智庫觀中國高質量發展論壇1月3日將在京舉辦
智庫觀中國高質量發展論壇1月3日將在京舉辦

“智庫觀中國創新發展工程”致力于新型智庫成果“一體多元”的轉化與應用,充分發揮“智力投資+產業傳媒”優勢,包括智庫人物對話影像記錄、智庫公開課、智庫會客廳、“智庫界”新型智庫數字平臺、“智庫+”高質量發展專家座談會、“智庫之光”榮譽體系、智庫觀中國高

攜手抗擊疫情,守護兒童健康 | 圣泉集團向中德友好經貿及教育發展聯合會捐贈20000只兒童口罩
攜手抗擊疫情,守護兒童健康 | 圣泉集團向中德友好經貿及教育發展聯合會捐贈20000只兒童口罩

5月29日上午,德國圖林根州中德友好經貿及教育發展聯合會副會長、中國區會長鄧瑞洲,山東分會會長李泉勇一行到圣泉集團交流訪問。集團總裁唐地源,衛生防護品事業部副總裁薛峰、市場部總監李英出席活動。唐地源總裁代表集團向聯合會捐贈20000只生物質石墨烯兒童衛生口罩

美麗祖國 大美三清山
美麗祖國 大美三清山

梨溫高速三清山服務區

我眼中的China·臨沂
我眼中的China·臨沂

我眼中的China·臨沂

美麗祖國 大美青松嶺
美麗祖國 大美青松嶺

美麗祖國 大美青松嶺

我眼中的china·敦煌
我眼中的china·敦煌

我眼中的china·敦煌

体彩胜平负任选9场